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熱點關注 > 新農村建設



牢牢把握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戰略機遇期
2019-06-03    農民日報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這是黨中央著眼于國內外經濟發生深刻變化的復雜形勢,著眼于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事業全局,著眼于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歷史任務做出的重大安排部署。今年中央一號文件聚焦鄉村振興戰略實施,明確提出要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這些重大部署安排,指明了未來一個時期我國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的路線圖、任務書和優先序。我們要清醒認識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戰略機遇期,統一思想、凝心聚力、把握機遇,加快補齊農業農村發展短板,著力統籌解決“三農”問題,重塑新時代經濟社會發展的新格局。

  理性認識我國農業農村發展歷史機遇期的時代意義

  進入新世紀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農業農村發展面臨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期。黨中央高度重視“三農”工作的認識和力度不斷攀升新高度,農業各產業繁榮發展,農民收入持續高速增長,農村基礎設施和社會事業顯著進步,農村綜合改革逐步向縱深推進。農業農村持續穩定發展,成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突出亮點,為保增長、保穩定、保民生、調結構、促改革等戰略目標的實現奠定了堅實基礎。但總體上看,我國農民人口數量龐大、農業還是弱質產業、農村發展明顯滯后,特別是農業農村長期積壓的歷史欠賬與新時期面臨的新矛盾新問題交織疊加,農業農村仍然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短板的基本現實沒有明顯改變。

  在這樣一個關系我國農業農村發展未來走向的歷史關口,黨中央審時度勢、科學研判、精準把脈,明確提出了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總要求和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總方針。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對主動適應國內外復雜形勢的新變化新挑戰,鞏固發展農業農村好形勢和維護經濟社會大局穩定,乃至如期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具有鮮明的時代意義。

  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是中國共產黨重視“三農”戰略思想的最新體現。我們黨始終高度重視“三農”問題,對“三農”工作重要性的認識和重視程度不斷加深。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與時俱進推進“三農”發展理論創新,順勢而為推進政策創新,堅持不懈推進制度創新,扎實有力推進工作創新,確立了科學的“三農”工作指導思想。先后提出“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多予、少取、放活”等工農關系思想,“統籌城鄉發展”“促進城鄉發展一體化”等城鄉發展論斷,以及“三化同步”“四化同步”“五化同步”等一系列現代化建設理念。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解決好“三農”問題提升到新的歷史高度,抓住了新時期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突出矛盾,明確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等重大戰略思想和安排部署。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是我們黨高度重視“三農”工作歷史傳承和創新發展,是我們黨“三農”工作理論創新的最新成果,是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做好“三農”工作重要論述的重要內容,為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提供了強大思想武器。

  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是主動適應世界發展新趨勢和融入國內經濟社會發展大格局的基本路徑。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在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經濟全球化從高速推進進入階段性盤整期,支撐經濟發展的產業結構、區域結構、動力結構、政策結構都發生深刻變化。特別是近年來,全球經濟增長乏力,世界主要經濟體迫切尋找新的增長點和動力源。從全球發展趨勢變化看,越來越多的國家將發掘內生增長動力、擴大內需市場作為擺脫經濟增長滯緩的重要應對策略。發達國家更是高度重視釋放農業和農村發展潛力,補齊產業板塊和產業鏈條上的短板,提升欠發達區域尤其是農村的發展機會。從國內發展格局看,產業協同、區域均衡、城鄉融合越來越成為支撐國民經濟健康運行的必然要求。當前我國社會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矛盾,最突出的體現是產業結構不均衡、城鄉發展差距大的問題。因此,進一步優化經濟結構、培植增長動力,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平穩進入工業化中后期的發展階段,必須盡快改變我國農業農村發展長期滯后的面貌,加快補齊農業農村發展的短板,就要以農業農村優先發展作為基本思路遵循和政策取向。

  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是對標和解決我國城鄉二元結構矛盾的治本之策。黨的十九大做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發生根本性變化的判斷,即社會主要矛盾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其中,最大的不平衡是城鄉發展不平衡,最大的不充分是農業農村發展不充分。究其根源,癥結在城鄉二元結構。從農業發展看,2018年我國農村5.64億人口,第一產業增加值6.47萬億元,即占全國40.4%的人口僅貢獻了7.2%的國內生產總值,農業勞動生產率明顯低于二、三產業。糧食生產“十六連豐”并連續七年登上1.2萬億斤的臺階,但糧食和部分大宗農產品進口數量逐年增長,維護糧食安全和重要農產品穩定供給的壓力較大。從農民收入看,2018年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城鄉居民收入比下降到2.69:1,但絕對差距拉大到21796元,并且農民中間偏下和低收入群體總量依然較大。農村居民恩格爾系數明顯高于城鎮居民,基尼系數仍處在較高位置。從農村發展看,近年來農村基礎建設和社會公共服務基本實現全覆蓋,但投入力度、覆蓋層次、保障水平仍然較低,特別是農田水利建設和農村基礎設施、農村人居環境治理欠賬較多。從改革進度看,瞄準破除城鄉二元結構束縛,逐步打破城鄉要素流動梗阻,但一些關鍵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進展緩慢,從根本上構建城鄉融合發展的制度體系任重道遠。新時代的國家現代化,絕不會是一邊繁榮的城市,一邊凋敝的農村。讓農業能吸引人、農村留得住人、農民有獲得感,必須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從根本上對標和解決城鄉二元結構矛盾。

  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是培育我國鄉村振興內生發展動力的根本源泉。當前,我國農業農村正處于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變的新時期,面對著世界農業深度開放和競爭加劇的新形勢,肩負著農業高質量發展和鄉村全面振興的新任務。進入新世紀以來,中央持續加大“三農”支持保護力度,建立強農惠農富農政策體系,現代農業加快發展,農村社會明顯變化。但與同時期的二、三產業和城鎮化高速發展相比,我國農業土地產出率、資源利用率、勞動生產率仍然不高,農村青壯年勞動力、大量資金和土地等優質資源加速外流,農民時常處于城鎮“留不下”、鄉村“不愿留”的兩難境地。造成這一困境的表象是農業農村經濟疲軟,歸根到底是農業農村內生發展動力不足。從根本上扭轉這一現狀,必須以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為理念,既要加大支持保護力度,營造良好的外部環境,更要想方設法培植內生發展動力,塑造農業高質量發展和鄉村振興的持久動力源。

  以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理念引領鄉村振興戰略全面實施

  當前,我國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外部環境深刻變化,把握好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歷史機遇,做好“三農”工作,不僅對農業農村自身發展至關重要,而且對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具有極其特殊的重要性。新時代農業之于各業,農村之于城鄉,農民之于全民,作用愈發突顯。“三農”事業穩,經濟社會全局穩就有了基礎和支撐。黨的十九大提出“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將“三農”工作擺在前所未有的新高度,農業農村發展迎來前所未有的新機遇。一旦錯過這個歷史機遇期,農業農村發展的短板很難補上、城鄉發展的鴻溝很難跨越、世界農業全球化的大格局很難融入。因此,我們要重新審視和正確認識新時代“三農”工作的地位、價值、作用與意義,牢牢把握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戰略機遇期,推動農業高質量發展、農民全面進步和鄉村全面振興。

  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就要真心真意地重視。重視不僅是思想認識,還是實實在在的工作行動。是否真心真意地重視,前提在認識、關鍵在行動,要看一看“五級書記抓鄉村振興”是否有機制、有條件,看一看黨政“一把手”是否真正將農業農村工作放在心頭、擺在案頭,看一看分管領導是否有主動作為的動力、協調全局的能力、拍板決策的權力。要改變以往“口頭重視,實際不重視”“上面喊破嘴,下面不伸腿”的做法,徹底扭轉重工輕農、重城輕鄉的發展觀與政績觀。各級政府部門都要把“三農”工作擺在重中之重的位置,統一思想、堅定信心,把“農業農村優先發展”作為引領工作的基本遵循和理念。不僅要上面重視,還要從上到下一盤棋,把實現鄉村振興作為全局工作的共同意志、共同行動,做到認識統一、步調一致;不僅要農業農村內部重視,還要把“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理念涵蓋全域、貫穿全局;不僅要在頂層設計、工作布局,還要在投入保障、支持力度等方方面面,都要體現農業農村優先的次序安排;不僅要在干部配備上優先考慮,在要素配置上優先滿足,在資金投入上優先保障,在公共服務上優先安排,還要在考核機制上優先體現。

  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就要真金白銀地投入。我國農業發展滯后、農村短板明顯,根本原因是長期投入不足導致的歷史欠賬得不到化解,并與各種新問題新矛盾重復疊加。解決農業發展滯后和補齊農村發展短板的問題,絕不能指望一朝一夕、一蹴而就,必須長遠謀劃、步步為營;絕不能靠常規手段、緩步前行,必須下大力氣、用大手筆的投入拉動。是否真金白銀地投入,既要總量持續增長,還要增幅顯著提高,要看一看“三農”投入的總盤子是否擴大了,看一看農業農村投入的增幅是否明顯高于其他財政支出,看一看資金投入是否帶來實實在在的效果。要做好保障投入的頂層設計和制度體系,科學測算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資金需求總量,合理分布投入渠道;加快推動《鄉村振興促進法》《農業投入法》等法律法規出臺,保障投入約束剛性和資金投入力度。

  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就要真刀真槍地實干。“偉大事業始于夢想、基于創新、成于實干。”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貴在于實,要出實招、干實事、謀實績。是否真刀真槍地實干,既要看工作謀劃、工作行動,還要看工作成效,看一看工作謀劃是否覆蓋全局、深入具體、切實可行,看一看工作行動是否及時到位、落到實處,看一看是否農業超常規增長了、農村超預期發展變化了、廣大農民社會福利超水準增加了。要采取有力舉措推進農業高質量發展,從農業新產業、新主體、新載體、新模式等多方入手,大力支持綠色高效種養、農產品精深加工及一二三產融合等農業新業態,培育壯大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龍頭企業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加快建設現代農業產業園區、產業強鎮、田園綜合體、特色小鎮等新載體,創新發展數字農業、農村電商、農業社會化服務等新模式,激發現代農業速度變革、動力變革、效率變革。扎實開展美麗宜居鄉村建設,高立意做好鄉村建設規劃,高標準開展農村基礎設施建設,高起點啟動農村人居環境治理,高效率對接城鄉公共社會服務。統籌解決農民自由流動和權利實現問題,加快推進農村綜合改革向集成改革過渡,一攬子推進農村產權制度、集體經濟、土地、就業、戶籍、社會保障等各項改革任務,增強各類改革的前瞻性、協調性、一致性和互補性,賦予農民與城鎮居民同等的行動自由和發展權利。

易算冠军pk10手机版 神木县| 上栗县| 普定县| 水城县| 乐山市| 仁寿县| 天台县| 宕昌县| 陕西省| 青河县| 莱西市| 霞浦县| 鸡东县| 鄱阳县| 越西县| 汶川县| 犍为县| 横山县| 娄底市| 夏津县| 东台市| 静安区| 常州市| 略阳县| 广宁县| 和林格尔县| 金寨县| 石家庄市| 锡林郭勒盟| 齐齐哈尔市| 抚顺县| 绥阳县| 铁岭市| 德钦县| 洪雅县| 麻栗坡县| 乡宁县| 嘉峪关市|